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憶王孫

芳草萋萋忆王孙

 
 
 

日志

 
 

偏爱  

2012-09-08 00:5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是因为之前离开的不是我的挚爱,所以才不知道分别的伤痛。直到你也要走远,直到别离的最后一刻,才知道我原来这么在意,原来我会这样轻易的屡屡哭泣

 

头脑不清醒中,不负责任……只是写给我偏爱的那些人,写到退役,写不下去了,之后再继续吧……

 

 

 

 

 

 

 

 

 

今年费罗杰生日的那天写的《telepath》,其实写的时候已经很伤感了,因为文里很明显的在说他们老了,他们无法再重返当年的清澈,他们无法再像年轻人那样,爱得直白,爱得简单,爱得炽烈,当然,他们也才30岁,他们还会笑,会做各种各样精力旺盛的傻事,只是那段时光流去便是流去了,再也无法追回了。

       在写费罗杰的眼睛的时候,流了眼泪,有时候会翻很多现在的当年的图,其实他现在更美更迷人,起码更像个甜心,很幸福,但是看08年前的他,却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那时候的他和现在不一样,让人着迷的年轻的气息。即便那么多人说他如何稳重,在那样的年龄,那样的时期,他还是看起来更清澈更简单。

        二者也无高下,只是现在看来,想想那些年的起起落落,想想那些摆脱不了的压力,那些不想输却一败涂地的比赛,那蛰伏许久后的灿然,一颗心,经历了这些,即使再强大,也终究会受伤会绝望,会狂喜会失措,最后一系列的变化变故沉在了心底,眼里,那双眼,总是看起来再怎样甜美动人,也让人神伤,让人为伤痕落泪,为青春落泪。

 

       还是说远了,算了,本来也就想瞎写点这段日子。

  

       今年没写给费罗杰三十一岁的贺文和罗安迪三十的贺文,只是一个telepath,还有一个留在脑子里一直没写的《Ideal Distance》(继续HE自我安慰顺道完成宠物梗),但是那时候过得不是很凌乱糜烂就是很忙碌,也就没有认真写,套用一句恶俗的台词【情到深处,见不见,念不念已经不重要了】,心里有他们,不会拘泥于形式,能够在特别的时间送上特别的祝福当然是最好的,但要没有这个机会,只要有心,也就够了。

 

       以上便是我一贯的态度= =只是对于这两个人,还有他们这代人,总是很特殊,有一种说不出的偏爱,说不出的依恋——明明从时间到空间都有着不小的距离,却从来不会觉得陌生,会想去靠近,会觉得,只是我美好的回忆,在看他们的时候,不是一个看客,不是一个欣赏者,而是一个体验者,在见证,在体验,我在那儿,和他们一起走过来,有美好的繁华,还有更漫长的坠落。

 

       我觉得一起坠落的过程也挺好的,网球很独立,你坠落你的便好,无须理会他人,无须牵连他人,没了那些牵连束缚,瓜葛纠缠,我便陪你坠落,也无需在意他人的眼光,痴情的把你们放在心里,看你们在冷冰冰的巡回赛里顽强的打拼,骄傲的向上,让坠落的过程都充满阳光,让我愿意在你们最艰难的时候仍坚定不移的爱着你们——哪怕无法站得更高,起码可以站得更直。

 

       我以前从不怀疑你们绝对的好,在我看来,似乎永远是你们比后辈更有价值,直到更漫长更坚固的垄断的出现,让我渐渐平视,侧过头,意识到夹生层的含义,让我也承认你们是两个时代间发亮的润滑油,只是在我眼里,一直喧宾夺主的把你们的过渡当做更光辉艳丽的黄金时代,从而忽略了很多明显的事实。

 

       慢慢接受现实之后,不再期待回光返照,不再期待老将集体回勇,安心的看你们依旧忙碌却有些冷门的比赛,还有穿插其中的忙碌生活。偶尔在某一次坚决的反抗中感动的不行——好像除了排名一切都没变,可以赢回比赛,赢回荣耀,可以拼命,可以玩笑,可以直率,可以重情,而像今年澳网的那样的坚守即便换不来胜利,也让我心满意足。让我可以高呼【爱你耀眼的成功,也爱你光荣的失败】。

 

        慢慢有了一个模糊的时间界限,就是今年的迈阿密。我很正面的希望Andy会赢,也没想过负面是费罗杰会输。早晨很忙,也不指望刷比赛,本想着能回家蹭个体育新闻看看拉倒,却有人专程在下午跑来告诉我赛果。

——深呼吸一口气:那天阳光特别的灿烂,我只记得自己一路傻笑着冲去上英语课了,有人问我在干嘛,我说我想到一个人10年的在这个地方的获奖感言,那天的迈阿密也是晴空万里,他的笑容在阳光下发亮,用他动人的声线说他第一个冠军,说他在这里的过往。当时的感觉就好像他一路过关斩将,战胜了据他说【一生中唯一的对手】,捧得了冠军,心满意足,幸福的像个孩子,在阳光下振臂高呼,赢回全世界。

     

      高三高压时期,我们曾讨论过地理老师的气场问题,说每天把我们在课上逼得心惊胆战的初衷是不是为了警示我们要好好学习什么的,结果却是每次上完了地理课大家通过不同方式平复自己的小心脏,给我们一个晚点睡觉看看动漫和小说的理由

——也就在这个时候,看了一遍宁儿那篇美丽的《三行告白》。一直想着能有那么一次,他们一起在美网决赛,全场欢呼中,罗安迪再次怀抱那个杯子,不松开,满脸甜蜜,旁边站着那个温柔有礼的费罗杰,一些失落,但嘴角依旧带着微笑,三分绅士,七分祝福。

——或许那场美网决赛之前,费罗杰半决赛后的新发会说【我真的想不到我们会在决赛见面,你知道,Andy一直很好很努力,能再次闯进决赛是他应得的。很多人说过我们是老家伙了,但现在看来我们还不赖……】之类的话,用他一贯的语气,在态度上做些改变,说着一些简单却让人幸福的话

——或许那场美网决赛后,罗安迪会在颁奖仪式上调侃,拥抱费罗杰之后用夸张的语气叹了口气说【你可不知道我花了多久研究怎么打败你,这可比再获得一个大满贯难多了】,也许全场会哄笑,会怪叫,解说还会说【这是在美网最受欢迎的两个球员】,也许那时我就在电视前,也许还会听狐狸突然来一句【这次的决赛肯定很多人猜错了……尤其最后老冤家比还是罗迪克赢了,费德勒看起来也挺高兴,他也挺会输】,也许还会听一下【我记得他们上次交手还是一年前,张老师,您还记得么?】

——或许还会有人突然提起兔子,也许还会有个镜头突然扫到了一个不在状态的马代表,也许他们坐在某个角落,带着欠揍的笑容,眼眶湿润……

 

        不过是梦罢了,太幼稚太傻,甚至还在幻想之后自我安慰一番【退而求其次,简化一下,在迈阿密也不错哦,也能拿个冠军】

 

        终究是个美好的幻想而已。但当时就傻傻的觉得说不定哪天真会发生,也许就是两年之后的一次猛然回勇,也许他会那样荣归故里,无憾的退役。以至于在很多夜晚,不想复习,眼皮打架的时候,会反反复复的听那些早就听烂的歌,却总是被《you raise me up》《海阔天空》这样的歌感动的稀里哗啦,好像那些美好的年华即使不能追回,也会获得令人艳羡的HE。那时我还不知道他会在而立之年离我而去。

 

       再一晃便是温网,当时想的居然是——我不知道还能看费罗杰多久,他很美,我舍不得他,我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陪他走完所有。当时有人夸下海口,说自己温网状态不错,我随口一说,你敢打七场,我就敢陪你七场,一场不落。最后竟然成真了,真是美妙得不可思议。

 

       于是这届温网竟成了进来唯一看全甜心的大赛,现在看着冠军无限开心,殊不知个中苦涩。前两轮都是洗完澡,抱着玩偶,吃着水果,惬意地看完的,满心幸福,但有时也会愣神,想他即使面对很弱的对手,会有越来越多想救却再也救不起的球。贝内特乌的那场,真是把【赢了我相信奇迹,输了我相信爱情】这样的话都给逼出来了。第四轮看他黑打底的时候,顿时背后一凉,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蜷在椅子里,不知所措,那时候想,这样的人,上帝不肯成全他么……转念一想,谁的比赛不是打出来的,你的坚持我的爱,和你赢得比赛无甚关系,无非是我多一份心疼旁人多一分敬意而已。只有尤兹尼一场是顺畅欢乐看完的(还没看全),之后和炸鸡那场的单反很惊艳,紧张的过程已记不大清,只有那次连续被攻击反手之后突然一板强势的反手斜线抽击,简直似气势如虹的扇了人一巴掌,把那句【打你反手打你反手打你全家反手】粉碎得渣都不剩。至决赛时已是癫狂状态,恨不得半夜发功,紧张到逆转的最后一秒,最后一球,在狂欢中简直茫然失措,在狂喜中难以自拔。

 

       早在温网之前,我曾问过自己

——你觉得费罗杰会287么?不会……

——你认为费罗杰会再拿大满贯么?会,我感觉上觉得会,但是要靠机遇,完全硬碰硬很难……

——你在乎这些么?不在乎……

——你认为他是史上最佳重要么?重要,因为这是对他最好的肯定,但对我不重要,因为史上最佳这个虚名甚至不能让我多看他一眼

——如果他之后什么都没有,你会很在意么?不会,他拿个小比赛的冠军我也能高兴地转圈,我喜欢的人都差不多这个状态

——如果他像11年FO那样错失绝佳的机会你会怎么想?不能怎么想,伤心好一段吧,很惋惜,但他已经很完美了,没必要纠结于此

 

       我曾经很傻的想:一个史上最佳的虚名有用么?以我为例,我会喜欢拉沃老爷爷,敬重他,但我会爱他么?不会。他跟我不在一个时代,我没切身感受过他,你跟我说他才是史上最佳,那我就接受喽,可又怎么样呢?比起50年后,甚至100年后,被一群陌生人毫无感情的尊重崇拜,还不如被见证者称赞深爱,不如被同一代人关怀,不如被他们在乎,引以为傲……一定要选的话,我甚至会先选【被同代人喜爱】【球迷的爱戴】而非【多几个大满贯】,当然我也不用选,毕竟甜心什么都有了……但这样想想,也觉得没必要把结果看得太重。

 

        矛盾的事情发生了,既然不这么在乎,为什么一看比赛就变泼妇?恨不能杀出一条血路来……管你对面是谁!!

     

       大家正自爆泼妇状之时,才想到毒舌妇如我,也会嘴下留情,留一席温暖之地,给我的老将们,我的80代,给我的罗安迪。

 

      提到以上,其实我奥运的最鸡血还是给了肥鸭和兔子,顺理成章的黑了一下炸鸡,对死牛只有和菠萝那场清醒些,也可能是我觉得在这个特别的地方打奥运很!别!扭!整个赛程都浑浑噩噩,尴尬的度过,以致为了生日连痛感都省了,任由我的暑假无可救药的放纵糜烂下去……

 

      我直到死牛横扫了炸鸡才开始正常些,直到那个骤然的【退役】才清醒过来。

      在温网的时候说最后一次,哭过,因为不舍得,因为我不想明年看签表的时候找不到你的名字,因为我不想这样失去让我温暖的向日葵,不想让我的盼头越来越少。但后来缓过来了,毕竟还是不肯定的语气,毕竟还有一段可以在一起的时光,毕竟你不会舍得。

     在美网之前,简直被哄得觉得你不会这两年退役,还会笑得很好看,会在发布会上教训记者,会让我对过气西皮满怀信心自嗨。

 

      后来的故事你我都已熟悉,没办法看比赛,刷板子,但是真的刷出过幻想,幻想年初那些美丽的愿望能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满足,这样来看,真的是无憾了。

 

 

       前面说了好多,到眼前的事,反而说不下去……你只有在刷一个人的简单新闻都能刷得眼睛酸的时候才能感受得到。

 

       我想扯住他,想让他再多给我机会看他两年,转念一想,他的转身,只会让他更幸福。这样冰冷忙碌的巡回赛早晚会让人厌倦,让人想要离开,他也许是厌恶了这些,也许是简单的不喜欢那种想要变强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有时候我也很不解,稳定与我们同期,论天赋论努力论成就,肥鸭从不在他之下,何以稳定如此稳步上升,而我肥鸭却是如此,以致在温网落败。

     

       我想奢望一个相遇,让那些永远解不开的纠缠得到一个美好的了结

       我想奢望一个冠军,一个更明丽的结局,这于他无非是个逗号,他美好的生活还在前方,他才30,其实好年轻;但于我,一个坐在屏幕前的人,只怕是个句号,毕竟一个球迷和一个球员最大的纽带就是这项运动,离开它,便断了最根本的联系,纵然还有爱气若游丝的维持,但那时,你说不定已是小肥鸭的爹了,我去哪儿看你……只能偶尔遥远的望一眼,祝你一直快乐,像我说一样的好男友在各个领域都很优秀,但我却离你越来越远

       我想奢望一个大些的退役仪式,有费罗杰,有拥抱,有美好的祝福,有最够多的仪式供我回忆,哪怕是拖沓一年的巡回告别,也比突然说再见来得好。

      有一些妄想自然不能实现,但能看到费罗杰真的跑去看他,也是意外的感动了。

      有人说,爱情世界有两种人,一种人不停地给,另一种人不停的要,前者少于后者,所以爱情大多不幸福。严格来说,肥鸭和肉鸽不符合这两种人,但却有微妙的共同点。很多时候都会觉得肉鸽什么都不要,肥鸭单方面付出了很多也不觉得是在给予。这听起来挺和谐的,但有时却会觉得肥鸭太好,不管何时,不管旁人是否都在敷衍,他都真心的为他说话,在乎他,而另一方,则是习惯的静默。能够对等一次,互相在意,再好不过。可真看到了,真的为此感动了,记住了,却觉得太晚了,因为不会再有了……

 

         最爱的人已走了一半,西皮粉又精分= =

 

        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写给我爱的这些人 ,也许我不能挽留什么,也不该指望着挽留什么,而是应该珍惜现在还在的一半,另一半解脱的,珍惜还年轻的清闲时光,好好幸福吧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